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校友特刊 » 情系母校 » 【阜中校友】阜中的那些人,那些事

【阜中校友】阜中的那些人,那些事

浏览数量: 184     作者: 本站编辑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22-05-26      来源: 本站

【阜中校友】阜中的那些人,那些事

校友简介

Q

  原93-1班,许树恩,现在天津武清区,天津君诚伟业轻钢彩板有限公司经理。

阜中的那些人那些事

W

  嘀嗒,嘀嗒,钟表的心跳,把我带到了 30 年前——

那是 1993 年的夏末。一群来自农村的孩子,带着希望,带着憧憬,走进了阜城中学的教学楼。女生有扎马尾辫的,有扎着蝴蝶结的,还有留着过腰大辫子的,男生有留着三七分头的,也有留着五五中分头的,但是,短短一个月之后,所有的女生都变成了齐耳短发,所有的男生都变成了板寸。高中的时间太宝贵,根本就没有时间“对镜贴花黄”。开学的第一个30天里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。

在这里我见到的第一位老师,就是以后三年里早上比我们起得早,和我们一起跑步;晚上比我们睡得晚,等宿舍熄灯同学睡着了才回去休息的班主任,他就是孙立新老师。孙老师是教化学的,他上课从来都不拿课本。只见他迈着八字步,溜达着走进教室,在黑板上“漫无目的”地写上几个数,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算!”。这下我们可“倒了霉”。看似不起眼的几个数字就够我们“忙活”一节课的。生活上,孙老师我们足够苦口婆心。仅举一例,他郑重其事地板起面孔,一本正经似的谆谆教导我们说:你们不要早恋,你们现在分得清什么是友情,什么是爱情?等过三年,人家考上了好大学去大城市了,你啥也不是,回家种地去了,这不是瞎耽误功夫白耽误感情吗?我一听还真是这么个理儿,就把写给女神的情诗,揉烂了,丢进墙角的垃圾桶里,自此埋葬了我的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初恋! 

  嘀嗒,嘀嗒,我凝视着钟表的指针,出神的又把时间推进了一年。

高中二年级了,开始了文理科分班,走了一些老同学,来了一些新同学。原来的93到98班也改成了93-1班到93-6班。大家都熟悉了,有趣的事也多起来了。愚人节,在身高2.1米,绰号“耿小个子”的同学指导下,我拿着一个装上报纸的信封找张某某换瓜子,说信是崔庙中学寄来的,好像那里有他的初恋,记不清了,反正那天的瓜子儿挺香,而张某某成了“冤大头”。晚自习课又故技重施,我拿粗盐粒给春申君当冰糖吃,换来的却是他领几个人偷吃了我的面酱。那个元旦晚会上表演相声的马铁柱,据说现在成立了微信扯淡群,自封当上了群主,过足了说话的瘾。这期间还有个神秘的人物,现在我已记不起他的名字,就是在滴水成冰的三九天坚持洗冷水澡的家伙,其身体素质和毅力令我钦佩。这些趣事要是一一罗列出来,恐怕连于谦的电影《老师,你好》都自叹弗如!

  嘀嗒,嘀嗒,我拿起钟表,又把时间向前拨动了一年。

高三了,大家都成了拼命三郎。脑细胞根本不够用,吃的是青酱煮土豆,青酱煮白菜,青酱煮粉条——青酱煮一切。可能那时候青酱就是最好的调味品。高中伙食太差,但精神食粮是很丰富的。高三年级的几位老师是对我的人生影响最深刻。

数学老师是寇文新老师,他的名人名言是:“考上大学生活就好了,那还不得天天吃包子啊。”他语速极快,是个急性子,人很幽默,可是我俩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。他上课我就发困,下了课我就灵醒了。拧大腿疗法也试过了,拧自己的不管用,拧别人的也不管用。同桌老蒋看我瞌睡总是呲呲的笑我。其实他也没完全听懂,能懂十之八九就不错了。全班能听懂的可能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整天睡眼朦胧的穆大侠。他总趴在桌子上,闭着眼睛听课,但每次都能准确地躲开飞来的粉笔头,而且每次都能回答对老师的提问。

再就是一身的确良做的中山装,满脸酱紫色,咋看都像是个老农民的郝荣华老师,但在我心中那绝对是大神级别的人物。我还清楚的记得他上课木讷的表情,狠狠点头的动作,简单的语言,清晰的思路,给我们揭开了物理现象的本质。说俩小球儿相撞,是向左跑呢,还是向右跑呢,速度是多少呢?这么复杂的问题谁分析的明白啊,干脆找台球室去实践证明,当然这是后话。就是这俩小球儿,让我喜欢上了物理,以至于以后工作中也爱叫真儿。

据同学们说英语马金柱老师是六年级毕业,自学成才,后来教我们高三英语。在自习课上跟我们讲火车的卧铺只有一条条窄,一翻身就掉下去了,这跟学英语有什么相干呢。五年后我第一次坐上卧铺也没想明白。更神奇的是几乎听不到他说英语,总是在讲方法。说你们真笨啊,一天背5个单词,一年下来记2000个单词,你们一共才学了多少个单词啊,积沙成丘,集腋成裘嘛。在他老人家的带领下,整个班级英语成绩取得了很大进步。

班主任孙老师开班会又讲了有些人看小说的问题。那些小说有什么好看的呢,无非就是奇人加奇遇,遇奇事结奇果。金庸也好,古龙也罢都是这套公式。琼瑶的言情小说,无非就是富家子弟与漂亮少女的卿卿我我,聚了散,散了又聚,还不如《白鹿原》好看呢,当然了这些书全不能看。叛逆的我把这些不能看的书都标了重点,等着以后恶补文学有了目标。

真正大隐隐于市的语文王文霞老师,是前几年走进人民大会堂的“全国先进工作者”、党的十九大代表。讲怎么形容一个人长相,“那是三条人命”,后面看想死一个,侧面看迷死一个,正面看吓死一个。讲陆游的“红酥手,黄縢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”情感与色彩的描写,那真使人拍案叫绝。讲苏轼的词“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,都能给你讲出眼泪来。语文课那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。只可惜我们还没享受够就毕业了。

  嘀嗒,嘀嗒,嘀嗒,三十年如白驹过隙,时间一去不复返了。

区区两千字如何写得尽高中三年时光的喜怒哀乐,同学老师间的悲欢离合。只是无论身在何处,我们总记得老家是阜城的,我的母校是阜城中学! 


许树恩

2022年5月10日




首页

河北阜城中学

电话:0318-4664666   传真:0318-4664666
冀ICP备14001246号-2
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光明西路800号 邮编:053700

订阅邮件

阜城中学公众号
留言
问题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