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文章标题
  • 文章摘要
  • 文章内容
  • 全文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教学教研 » 教师园地 » 水 井 鱼 塘--语文教师 刘国胜

水 井 鱼 塘--语文教师 刘国胜

浏览数量:46     作者:本站编辑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8-11-13      来源:本站

语文教师 刘国胜

 

没有故乡,就没有我的写作。因为故乡有养我的爹娘,伴我的水井鱼塘。

在自来水普及前的漫长岁月里,中国的老百姓普遍吃地下井水。每个村都挖有一口或多口公共汲水井。宽点的十字路口,池塘边上,往往有一口水井;平坦的地面,突然间耸起一块来,上面还架着一个辘轳,那就是井台。而池塘,也是拉风的,不但在村头有,连向天野,而且在村中有,验证着水是生命之源的朴素道理。水井与池塘,曾是好邻居。

小时候,我家屋后有一个池塘,隔南北道在东边还有一个。挨着池塘,道的两边各有一口水井。西边池塘上的水井靠北,东边上的池塘靠南。池塘水井鸟瞰图是太极图,两口井是太阴太阳两鱼眼。池塘养着鱼,环池塘靠道种有柳树,人家屋前房后是杨树和枣树,榆树几棵。

两口井结构相同,堪称姊妹,十几米相守相望。南水井个头稍小,边上没有树荫,靠道近,夏天下暴雨短时间从东边小水道一时流不到村东的河里,所以有时池塘与道平,水质差一些,少人问津,只是距离近的,力气小的人去挑水吃。而北边的井各条件正好相反,不大不小、四四方方也大大方方,井身用时髦的红砖自上而下砌成,井边是四根新木筑着,地势比道高,没有被池塘水污染的忧虑,而且绿树成荫,与丁字口道中央有个六七米的距离,位置得天独厚。井里一年四季总是溢满了清清的井水,夏有几尾游鱼,冬亦不结冰,井壁上光滑水润,是周围人家的命脉与风水。

春天,池塘里的冰融化了,冰面上的东西诸如零星的玉米秸秆,长了毛的洋姜,几个玻璃瓶,还有小孩子玩剩的砖头等等都沉入塘底,变成记忆。而塘底的鱼儿浮出水面,成群结队开始了探头探脑的侦察。孩子们把带腥味的罐头瓶子拴在树根下,看鱼儿出出进进,运气好也能抓几条,回家养着。皮肤皴黑的柳树吐出一树的黄芽,而后由黄变绿,惹得燕子急急飞来,麻雀上蹿下跳,竟日啁啾。池塘边,人影渐稠,人们开始在塘边洗衣服。站在结实的树根上,舀水容易泼水方便,今天洗两件,明天洗一件,洗也洗不完,笑语回荡,竟像是来塘边聊天的。而井边,多了些牲口的身影。春天男人出门打工的多了,有的妇女直接把牛马带到井边,任它们喝个痛快,也省的往家里担水劳累。

夏天,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,邻村卖西瓜甜瓜的往井边树下一停就不走了,放开嗓门吆喝,切开瓜让人尝。记得当时西瓜一块钱二斤,甜瓜贵些,用麦子换也行。将近中午,提一桶井白凉水,将啤酒放入,用井水拔上二十分钟,打开一喝,一股凉气从上到下、从里到外迸发出来,打几个咯,使人遍体通泰,惬意非常。此时,从田间劳作归来的村民,裹着一头暑气,挂着一脸汗水,憋着一腔焦躁,从牛车上跳下来,疾步来到井边,提上一桶水,抿上几口,人会冷不丁地打个寒噤。这一股清凉劲儿正适合庄稼人的胃口,渴竭的喉咙里仿佛燎着火焰,于是,大家便抛了矜持,将头猛地扎入桶内,咕咚咚牛饮一通,一种清凉败火的舒坦感灌注全身。牛饮过后,扯下颈上的手巾,擦擦汗,买点西红柿回家做汤去了,丝毫不会搭理在塘边游赏的鱼儿,显得它们怪没趣的样子。

午后,暑气渐旺,井台上的人便多了起来。于是,柳荫里,人头攒动着,关心话语问候着,俏皮话笑骂着,醒醒盹调整一下。有的人把镰刀在磨刀大石上磨快,然后在两点半后各自出发向田野。也有干体育器材买卖的清闲人士,摆个八仙桌,凑几个人打扑克,“对三,两王”的吆喝着,膝下大茶叶瓶子里的茶叶浮浮沉沉,好像与柳荫下几株秫秸花的花瓣遥相呼应。每年夏天都有一对师徒来打铁。师傅矮瘦,间有白发;徒弟四十不到,个子高,眼睛大。九点来钟来到,徒弟卸了马,燃上煤,拉开风箱烧壶水;师傅倚在马车旁,卷烟等活,与路人打招呼。不到十点,就叮叮当当打起来。犁锄镬子耙,三齿铁锹凿钩子,样样都修。中午徒弟放下大锤,熬葱汤放鸡蛋,吃馒头 (当时也算是佳肴),打个盹,下午接着干,连续干几天才走。偶尔也来给骡马修脚掌的。

而暴雨,也不会吝啬,常常在炎热的午后不期而至,正是农家人补睡好觉的时候。这时,只要雨势一小,养鱼的大哥就会撒网抓鱼,等抓上一水桶,喇叭就响了:“大伙注意啦,刚打出来的鲫鱼,一块钱一斤,有要的快点来啊”之后妇女、儿童穿梭街道。大人忙着买鱼,回家在院子里的锅上炖上。灶膛放一根大木头,鱼一直炖到晚上吃,汤鲜肉烂味美有回香,至今让人有莼鲈之思。孩子们都不睡午觉,凉爽的雨诱发了孩子们的疯气,顶个化肥袋子,看人家捕鱼,趟一趟雨水。更多的是,在自家门口,呼朋引伴,忙着挖小水沟,看水从院子流向大街,流进池塘,一路护航。

夏夜极好。水井之地通风,绝少蚊虫骚扰。夕阳西坠,玉兔东升,水井四周清风浩荡,格外凉爽。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摇着蒲扇,拿着板凳,聚在井台旁,听听戏匣子,谈古说今,聊中谝外,指天唠地。闲侃中,消除了白昼的疲惫,忘却了生活中的拮据。天上星河灿烂,月光如水似银,塘中水面如镜,蛙声咯咯,塘边蝼蛄亮嗓,树上鸣蝉劲唱,树影神秘斑驳,树下人影摇摇,洗衣声搓搓哗哗,身边语声滔滔,清风一来,爽气荡怀。年轻人站在塘中树根上擦洗身子,有的干脆跳进去游两圈,不过毕竟是少数,因为半个村子的男人都跑到东河、南河里洗澡去了,河水有深有浅,下面是沙土地,清凉好舒服,谁洗谁知道。

秋天的池塘浮萍绿菜渐多,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塘瑟瑟半塘红,虽有鸭子鹅戏水吃菜依旧,但随着秋收的来临,洗衣服的不再成团,闲聊的时间越来越短,人越来越少。在秋收前,经过夏天雨水的冲刷,土坯房需要泥一遍,这是男人的战场。这时偶或有猪跑出来,在人家往家赶的时候,猪急了就窜进池塘游起来也是难见的风景。但猪的反抗是徒劳的,最终挨顿揍回家去,哼哼唧唧申诉无望。养鱼的哥会在秋收后水少时尽量把鱼抓了卖。

冬天的池塘水少,有的裸露出来的地方,可以挖泥鳅,那泥鳅个大须长有分量,放在瓶子里很不安分。水面结厚冰后,可以在上面玩耍,但不尽兴。孩子们会找场院跳房子,弹弹珠,用弹弓打鸟,去田野点野草,去河里滑冰,刺激又躲开父母的视线。过年的时候,年三十傍晚,大队里会在井台旁敲锣打鼓,在冰面上燃放烟花爆竹,精彩不容错过,池塘也算火了一把。

水井在冬天的早上能冒出气来,就像来挑水的男人们的热情。虽然有时井台有冰很滑,但总是不断人影。早上村里响起卖豆腐的梆子声,声声入耳。井台边,铁桶吱咯吱嘎唱着歌,打工回来的男人们熟练地将水桶吊向井内,待桶底接触水面的一刹那,双手猛地一抖扁担,那桶便歪倒了,继而没入水中,抻两下,待水灌满,提上来换另一只。一桶水现身井口的一瞬间,井口自下方吹来一股清爽之气,那清冽冽的井水荡漾欢欣。汲水的人多了,打个招呼问个好,开几句玩笑甚是舒心。有的不小心把桶落在了井里,用三齿、吸铁石捞,时间有长有短,不过总得承受几句哥们的奚落。冬天的傍晚,天气冷而静,麻雀在有阳光的树冠叽叽喳喳的叫,井边会在夜幕降临时变得肃静。

时代在发展,往事渐依稀。当年池塘水井旁听到、看到和经历过的诸般景象都渐渐地成了明日黄花。今天中国大地已面貌一新,农村户户吃上了自来水,村村通上柏油路。老家池塘被垫平,成为户家的宅基地,南边的水井填上了,北边的水井被最近的户家大爷看管起来。大爷实在舍不得这口井,担心孩子进去有危险,用篱笆把它圈起来,然后在里边种上丝瓜萝卜白菜之类的蔬菜。放假再回老家看看,井比儿时感觉小了,有大爷的陪伴,不至像没人管的野井一样井口破烂,蒿草封口,砖壁剥蚀,蛤蟆箕踞,但里面有柴草一层,垃圾袋几个,塑料泡馍半边,面目全非,不堪入目。塘已不在,井更显孤单弱小,可怜至极,衰败惨状,令人不敢回忆它的过去,不敢想象它的未来。我想,与其让它晚年凄凉,苟活于世,不如填上它,让它干干净净,清清白白的走,于有情感如我者,也是一种心灵上的安慰。世间的一切美好事物都具时代性,池塘水井亦然。有水旺之时,也有干涸之日;有来之时,也有走之日。生老病死不只是人的命运,也是世间万物的宿命。人不能克服想明白的问题,它物更是不能的。但经历的,就是心里的,人是念旧的动物,有时,半夜醒来,凌晨两点,阳台上空星光点点,打开纱窗,凉风吹面,点支香烟,让思绪漫漫飘远,让那水井鱼塘洗涮我的疲惫,真是无眠也清爽。世间育人之物,有的虽不像日月永恒其华赫赫,但经过岁月淘漉,在人心中当愈发光鲜馨香、沁人心脾。


首页

河北阜城中学

电话:0318-4664666   传真:0318-4664666
冀ICP备14001246号-2
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光明西路800号 邮编:053700

订阅邮件

阜城中学公众号

问题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