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校友特刊 » 校友园地 » 生活感悟三则 -郑学友

生活感悟三则 -郑学友

浏览数量:109     作者:郑学友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8-09-13      来源:本站

替人伤心 

没有人心甘情愿去伤心,但有时却情不自禁替人伤心。

朋友说,堂哥和堂嫂要离婚,是三大伯家一个堂妹发短信告诉她的。这是二大伯家的堂哥堂嫂。先是二伯母告诉了三伯母,后来三伯母告诉了女儿,就是这个堂妹,再后来朋友知道了。

堂妹说,听说嫂子在外面找了个更好的,是律师。其实,这个堂哥也不错,在部队上,是军官。我说,事情没有这么简单,一传十,十传百,肯定有疑点。

朋友说,这还能有假?离婚可不是小事儿,无风不起浪……

两句没合来,我和朋友倒吵了起来。后来想想,婚不是还没离吗,这不没有的事儿?再说,离婚也许对双方都好,假如彼此找到更好的,过得更幸福!

我问朋友,如果堂嫂真离了,你还会和她联系吗?

“当然”,朋友说! 

我心(欣)慰然。为未发生的事儿做好准备,是未雨绸缪;为没有的事儿而伤心,是杞人忧天,更何况不一定是坏事儿,尤其对当事人来说。我们操的什么心呢?

 

不自觉和不习惯 

一个人在城里呆久了,霎时回到乡下,踏上那片养育自己二十多年的土地时,总会有些不习惯。

不习惯的人,不仅是自己,还有母亲。

刚进家门,看到屋子里凌乱不堪,衣物乱堆,桌子上竟还放着没洗的碗筷儿……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抱怨家里“脏、乱、差”。坐车本来很累了,现在也不得一干净地儿休息。

母亲看了一下我,就去拿笤帚收拾屋子,没有说什么。

放下行李,换上旧衣服,我也帮着母亲收拾屋子。做不了力气活儿,在一旁打下手总是可以的。就这样,一边“工作”,一边和母亲聊天。聊起自己工作上的事儿;也听母亲说到,邻居家的老黄牛生了小牛,卖了个好价钱;聊起儿时的玩伴儿,他下学后,做了个小生意,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爸爸……

 “工作”热火朝天地进行着,聊天的氛围也不错。只是母亲有一句没一句附和着。

进门时的抱怨,让母亲不高兴了?想起小时候,无论自己多调皮捣蛋,母亲都没有责怪过。母亲应该是宽宏大量的,是不会和我这个毛孩子计较的。道完歉后,我又找机会和母亲谈心,聊起父亲的身体,聊起家里的收成……

这时,母亲说话了,“回家了,可以说家乡话吗?”

我的脸霎时红了…….

我回一趟家,不习惯的是环境,不自觉流露出的是城里人的那份优越感。而母亲不习惯的仅是乡音已改,找不回她的儿子。

 

你是坏人吗? 

看了标题,读者朋友肯定以为我疯了,不是吗?没人愿意做坏人,可有时,你确实在一点点变坏…….

早上,挤公交车。上不去了,你偶尔也会挂在门口——上不去,也不想下。面对大家的一致“讨伐”,你告诉自己:别说我没素质,有素质的人,不会让上不去的人下去,而是会让车内的朋友在挪一挪。

车上的人有素质吗?无人知晓!因为这一切没有发生,你也上去了。

类似的情况,还有很多。比如,公交车上,有年轻人不给老年人让座,装睡。你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声:睡觉的样子,还真像老人哦!

地铁,人多,拥挤不堪!不小心,推了人家一下,咱赶忙道歉,可她还是回头狠狠地瞪了你一眼。

见势不妙,咱赶紧组织语言:你要是不在我前面,一辈子都挤不到!再说,牛顿说了,力是相互的,对不对?话到嘴边,咱没说!

被动防御还好啦,可攻可守。这次不同,我可是主动进攻:有人下车,我要坐上去,座位在自己正对面,天经地义!这时,半路杀出个“女程咬金”,四十上下,一屁股坐上,还振振有词,“跟我(抢),你还嫩点?”

哎呦,我连喷出三句:你是残疾人?她答:不是!

你是老年人?她答:不是,我有那么老吗。

如果她答是,座位本来就是她的了。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?

我不语。

其实,我本善良,奈何天公有点不作美。但我必须承认,我是坏的,一个每天都在思考怎么跟别人斗嘴的人,能不算坏人?


首页

河北阜城中学

电话:0318-4664666   传真:0318-4664666
冀ICP备14001246号-2
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光明西路800号 邮编:053700

订阅邮件

阜城中学公众号

问题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