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德育之窗 » 学生园地 » 最好的我们 -寇艺潇

最好的我们 -寇艺潇

浏览数量:16     作者:寇艺潇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8-09-13      来源:本站

最好的我们

17-19寇艺潇

电影的情节,那么揪心,催人泪下;故事的结局,那么遗憾,却也圆满;旅途的风景,那么绚丽,转瞬即逝。你我的故事,来不及谱写,便已是这不老时光的最美邂逅。

——题记


很喜欢王栎鑫的一首歌,有一段歌词是这样的:“最好的我们,最好的青春,最怀念的还是最初的那个人。最好的我们最害怕失去,世界在变我们不会变。”每次听到这,心里都会想:那年啊,我们都很快乐。

 

镜头一:初相识

“你好啊,十六岁的乐比。我是十五岁的潇潇。”“你好啊,十五岁的潇潇。我是十六岁的乐比。”八年级,刚进班,乐比就坐在我后面。刚开始不熟的时候,我并不叫他乐比。这个雅称是后来熟了以后才这么叫的。他一开始不让叫,后来慢慢的习惯了,也就认了这个名字。那时候不熟,也不回头玩。直到后来熟了,就总想回头找乐比玩。因为乐比这个人可不简单。关于他,可谓“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尽知神、人、鬼三界大事”!

 

镜头二:你是来搞笑的,一定是来搞笑的

“哎,哎,下课了,老寇(他不怎么叫我名字,总是这样叫我,我也很无奈呀)你快回过头来,我想起个笑话来,给你讲讲。”我就回过头去。只见他已经摆好了“演讲姿势”,接着便“开讲了”——有三个人,他们分别是英国人,美国人,中国人。有一天啊,他们去买马桶。挑了半天,最后,英国人买了一个黄金马桶,美国人买了一个钻石马桶,那中国人呢?这可就厉害了,买了一个会唱国歌的马桶。过了些日子啊,他们都要求退货。老板就十分纳闷,就问为什么。英国人先说:“黄金马桶太凉了,坐着不舒服。”随后美国人说:“钻石马桶扎屁股,太疼了。”中国人就更无奈了,说:“你一坐上去,它就唱‘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——————’”听到这儿,我们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,感觉跟吃了炫迈一样“根本停不下来”。在这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每次想到都会笑。我真的好想问问他:“你是上帝派来搞笑的吗?”

 

镜头三:高人一等

因为总想回头玩,所以有时候趁老师不注意就会回头说两句。有一次回头说话,太过投入,竟然没有发现老师走了过来。我感觉有人在看我,一抬头,正对上老师的视线。只见老师“笑容满面”地对我“温柔”地说:“站起来!还有后面那个学生!”就这样,在全班人的注视下,我和乐比站了起来。罚站这件事,说起来轻松,做起来难啊。也不知我哪里来的乐观心态,给乐比传了一个纸条: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现在“高人一等”?然后我们两个都笑了。

关于我和我的乐比,有太多的事情,太多的回忆。现在已经初中毕业了,离开了我的二中,更离开了我的乐比,回头看看,那时候真的很快乐。现在我在一中上学,而乐比在一中的南校区四中上学。虽然我们在不同的学校,呼吸着不同的空气,接触着不同的人,经历着不同的事,但,心,终竟还是一起的。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这篇文章。其实我挺后悔的,毕业时没给他留言。现在就借这个机会,用电影里的一段话,为最好的我们的革命友谊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:

To  my  best  friend  乐比

我希望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

如山间清爽的风  如古城温暖的光

从清晨到夜晚  从山野到书房

一切都没有关系

只要最后是你就好

Yours   “老寇” 

 

 

杂记

15-10班  史雪莹

那天,和一男同学聊天。聊到忘我处,他竟问起了我的体重。顿时我就不想聊了,沉默了片刻,我跟他说:“你知不知道,上天赐我这个体型,是因为我有济世之才,如宰相般肚中可撑船啊,故天将降大任于吾。”他默默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现在都不是撑不撑船的问题了,你都可以撑航母了。”我————忍————,我————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哈哈哈,本姑娘脸上终于长痘了,太Happy了,叉腰大笑中。望着四周大家看我如看神经病般的眼神,我出言解释道:“都说美丽青春痘,不长痘,如何变得美丽?这么多年了,我终于有变身美少女的机会了。”不知是谁,暗中补枪:“哥,你这起的火疙瘩吧。再说,退一万步讲,就你这身材,再怎么变,也没救了啊。”吼,吼,我再忍。

 

长痘了,我要抹芦荟胶,传说其有祛痘神效。自习课上,我正鬼鬼祟祟对镜抹膏中,一男生突然出声,说:“喂,史雪莹,你知道吗?卖化妆品的就喜欢你这种人。”“为啥呀?是不是化妆品就应卖给我这么美丽的女生啊?”随后,我冲他眨了眨眼。只见他轻咳一声,出言道:“笨啊,卖化妆品的当然喜欢卖给脸大的,用的多啊。”一忍再忍,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管他什么课,随后只听见方圆三公里,噼里啪啦,一男生惨叫连连。我————进一步电闪雷鸣。

 

有一件事我一直搞不明白,明明我觉得我写的字很好看,大家却都很嫌弃。记得有一节数学课,维勇老师在讲台上强调规范书写的重要性,说:“咱有的同学写的字,那叫个惨绝人寰。让阅卷老师不忍直视。比如樊海龙。再看看有的同学,人家那字,字体工整,让老师一看就眼前一亮。”我在下面跟了句:“对,比如我。”话音刚落,维勇老师一激动,敲了一下桌子,说:“对,就比如雪莹同志,谁那字要写的跟雪莹同志一样可就完蛋了。”我一万个心碎中。我还清楚的记得,小学二年级时,一同学妈妈夸我的字好看来着,我不信维勇老师说的。下课后,默默的跑到邻桌那求安慰:“我写的字真的很难看吗?”邻桌抿嘴一笑:“你的字不是难看,是会动。”

 

是啊,就如字一样,我们许多人无论现在受到多少批评、讽刺甚至嘲笑,也不能否认我们曾经优秀过。无论那位妈妈是客气也好,真心也罢,我都感谢她,毕竟因为她的这句话我高兴过,也记了这么多年。因为这句话,这件事总是让我想起,我也曾经是别人家的孩子,大家应该都一样吧。那究竟是什么把我们变得平庸,又是什么让我们甘于平庸?无论是什么,我终归是不甘心的。

明年六月,静待花开。

 

 

虞兮虞兮

16-9班   黄春欣 

还记得那年,碎雨烟火,梧桐树下,他许你一世锦衣繁华。你轻抿唇角,笑他木讷。承诺与他策马天涯。

可命运捉弄你和他。时局动迁,飘荡不定。他,贵族子弟,使命重大。担起大任,平定天下。还好有你陪他。秦虽败,其势犹大。文略不行,唯有武伐。金戈铁马,兵临池下。战鼓擂擂,一声令下。他快马驰戟,战场厮杀。你帐中抚琴,求天佑他。心事空落,弦声悠悠,倏地断了。带雨梨花,棠梨初雪,乱了阑干。拂袖出帐,逢他凯旋。微嗔娇怒,将他伤口览个遍。

丹青如画,似水年华。黛墨为他,轻舞薄纱,笑靥如花。眉心朱砂,似你心意不假。红豆初发,连理枝丫。愿与他比翼天涯。

前尘喑哑,未知如麻。千里江山,枯骨成沙。敌围垓下,悲歌夜发。你以曲和他,寒刃朱华,染尽青衣。细雨湿了流年,终是鸢尾花谢,青丝缕缕,却未与他白头相依。红颜自古多薄命,弹一指风尘,似弦断了心声。三千泪珠,诉不尽你和他。

失了你,失了天下。你怎忍心让他,独步天涯?乌江亭头,残阳西下。素苇蒹葭。惊了孤鸿,宛如当年。你,舞步蹁跹。水袖流连。他笑这宿命,乱了与你的共话桑麻。他笑这苍天,若是亡他,何处可生?英雄当勇,血溅长空。洞里佛刹,忆起你笑颜,可是来生再见?

花开花谢,月圆月缺,过了许多年。风雪已洗尽了乌江的残血。隔岸楚地,灯火依旧否?若往事尘封太久,江岸的虞花依摇曳,话着当年未曾更改的风烟。

 

 

山花烂漫,只因破茧成蝶

17—17    袁新蕾 

又是一个清晨,她还是宿舍那起的最早的一个。蹑手蹑脚地换下衣服,轻手轻脚地整理好床铺,用手捋了捋那墨黑的齐耳短发,拿出昨天晚上没有做完的物理题后缓缓的下铺。虽然说现在是清晨,但天气早已入冬,外面的天空上只挂着几颗不愿离去的星星和那个若隐若现的月亮。在宿舍内什么都看不见,但她根据经验准确的找到了梯子,慢慢的走下去。又凭着记忆摸到了眼镜和毛巾,还顺着感觉走到了宿舍门悄悄的打开门又轻轻地关上,迷迷糊糊地走向水房。

一连串的动作居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,宿舍内的另外七个人睡得依旧香甜。

从宿舍到水房只有短短二十五米,但在这一小段路上她想了很多。

上次的月考她的物理只考了32分,是的,她的物理成绩极差,她拼尽全力,也只能将110分的卷子,考出40多分的成绩。生物化学却出奇的好,考八九十分,根本不在话下。其它科目都是中等成绩,不太好,也不太差。凭借着生物和化学的优势也能排在年级四百多名,可这次她的物理成绩打破了平衡,她一下子降到了年级第694,班级名次也到了二十名开外,这是她从小到大考得最差的一次。

成绩出来的那一刻,她看到了自己的物理成绩,心又一次的凉了下去。为什么自己一次次的努力换来的却是永远不及格的成绩。有一瞬间,她想哭,但她抑制住了泪水。她总结了自己在物理上的漏洞,发现所有的知识点、所有的公式她都背过了,可她不会用,于是她听从老师的意见去书店买了本练习题来做。从那时起,自己一直像个毛毛虫一样,啃噬着她的物理,似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茧,等待着有一天蝴蝶破茧而出。

也从那时起她每天对自己重复一句话,“比别人早起半小时,晚睡一小时,争取每天比她们多做二十道物理题。”她也是这么做的。

想着,她就到了水房,水房里那盏彻夜不眠的灯,在向她挥手。她拧开水龙头尽量让它有水流但却没有声音。虽然说现在是冬季,但她还是习惯用冷水洗脸,用她的话说——提神儿。

擦干脸上的水珠,戴上那副度数高于同龄人的黑框眼镜后,她才发现那每天在水房里陪伴她的重点班的几个她又比她来得早,她习惯性的冲她们笑笑,她们也点头微笑以作回应,似乎她们在等她。她走到自己常去的那个位置,蹲下便开始在物理的浩瀚中遨游,周围的重点班同学也不时的给她解决那些难题。她仔细地听着,心里也在羡慕着她们那“转的极快的脑瓜儿”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三十分钟,一会儿就过去了,她今天做了六道题。平时只能做四五道呢,她笑了。

起身后揉一揉早已酸麻到没有知觉的腿,刚刚转身要走时,给她讲题最多的女生说了两句话:“同学,这个月你进步很大,后天的月考,你一定会有好的成绩的。”听到后她转身回应,“谢谢。”她的笑容愈发灿烂。

月考准时到来,没有迟到;准时结束,没有早退。

走出考场的她和走进考场的她一样,信心满满。

两天后成绩公布,她找到了属于她的那一栏——班级第8,年级第402.随后她的目光直接扫到了物理一栏——75分,真的,她及格了。

她这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!她的眼泪终于滴了下来,正好落在那75分上,晶莹剔透,折射太阳的光辉,不过经过这一个月的凝聚与提炼,这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悔恨的泪水了,她只觉得自己心中的那枚茧裂开了一个口子,刹那间,正如她所期盼的那样一只美丽的蝴蝶飞了出来,并且周围的一切变得明亮起来,最终山花烂漫。

 

神了,我的历史老师

16—09    黄春欣 

谈起我的历史老师,我只想说俩字:“神了”。我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他讲起课来有种说不出的狡黠和幽默。他留给我的独家记忆还要从高一说起。

“天哪,这老师真神!”。这是我刚来阜中时第一堂历史课对他的第一印象。他说话含含糊糊的,但只要仔细听还是能从中明白许多道理的。他讲课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完全激起了我对历史这一学科的兴趣。他跟我们谈论的话题彻底颠覆了我以往对老师的认识,于是我开始把他当作老师们的榜样,把他当作我心目中的大神。

“这老师怎么这么奇葩,能不能教好学生啊?”,在高一大半年的学习后,历史成绩仍然挣扎在及格线上的我,开始对他宽松的教学模式产生质疑。每次上历史课,教室就会乱成一锅粥,干啥的都有,而他不仅不管,还一块儿掺合。说什么“这样是为了激发我们的学习活力,早点适应大学生活。”在我看来,这根本没有逻辑。于是我开始和他作对——让我做什么,我偏不做;不让我做什么,我偏做。这样对峙没多久我们班换了老师。最初时还暗自窃喜,当我开始真正的正视起自己的历史成绩时,我才发现跟老师没关系,于是我开始自责,开始内疚,开始对这位神奇的老师产生歉意。

或许天意如此,神奇的事情在高二重新开启。没错,他竟然成了我高二的历史老师。一上课他对我的印象很深似的,一进班就认出了我,渐渐地我对他的“作派”越来越熟悉,跟他讨论问题,没有一丝丝的拘谨,更多的是自由随意。他还是像以前那样,可以从秦朝的井田制跳跃到袁隆平的杂交水稻,每次讲课都能把我们带飞。

他常跟我们开玩笑,熟得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。他还称我为“文艺女青年”,我也会笑他呆傻呆傻的表情包。或许世界上神奇的事情有很多,但最神的便莫过于师生关系的那种微妙缘分,亲切的像家人,熟悉的像朋友。

有时我觉得造物是很神奇的,它不仅造出了世间万物,还带给了我们一位这么神奇的历史老师。

首页

河北阜城中学

电话:0318-4664666   传真:0318-4664666
冀ICP备14001246号-2
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光明西路800号 邮编:053700

订阅邮件

阜城中学公众号

问题反馈